三十多岁老阿姨后知后觉的萌点发作。😂😂😂恶补我大仙流和灌篮原漫画~~~啊啊啊,好喜欢仙道彰和流川枫~~~

我是李太太,怼怼我爱你~~~~(*'ε`*)

萌了铠×花木兰。。。忍不住吐槽,让我吐个爽先。
完全被铠背景介绍里两人在长城下邂逅的那一张图圈成了铠花粉😂😂😂
听铠的语音,有句说荒漠里我看着瓣麟花,踏往活下去的方向,说的应该就是魔铠附身神智不清中受到瓣麟花的指引见到了花木兰?企鹅爸爸说是这是命运的邂逅,爽ing。
花姐一见面就赐名干脆得就像沈夜救回谢衣改名叫初七。😂问题是失忆的铠就这么接受了,跟着花姐干起了守卫军,从杀人者变成了守护者,这算灵魂救赎吗?😍花木兰绝对是铠最重要的人啊。自愿放弃记忆,斩断亲情和过往,这。。。有点略无情。。。我有多无情你不会想知道。这话说的够装blilty。
所以,为什么会有人觉得铠配音里说的好像邂逅...

百度了一下,学会拉黑之后,神清气爽^_^

思无邪.01

门被猛然推开的时候,黑暗的房间里才有了第一束微弱的光,外面天色黯淡,分不清晨夕。

缩在靠椅里的男人闻声抬起头来,还未适应突如其来的变化,便被人扯着手臂,不得不直起身来。来者两人,皆作一身青衣白裳的侍卫打扮。

瞧他一脸浑噩模样,一人语带调笑道:“怠慢谢公子,教主有请。”

“你们是谁??凭何抓我!”双手被天蚕精捆着关在此处饿了三天,那谢姓男子早已无甚气力挣扎。

“教主见你,是你三生有幸,只管跟我们走便是。”另一人不耐道。

“你!”男子闻言气结,但未待出言质问,一条黑巾倏地蒙上眼来,旋即后颈正中一痛,是被点了哑穴。

“出门多有不便,谢公子,暂且委屈一下。”

他一路被挟持着转过不知多少弯...

末城遗事抄之长相思(1)

死生之间第一百个年头,他候来了所等之人。

一行五人走过往生涧时,男子目光不经意又落在河岸两边丛生的蒿草中,百年如一的景致,碧草缠绵着清冷幽光,明明灭灭,是无数生前死后的执念。他忽然想起今日临别前那白发老妪的话,“谢小公子,你怎又来了?莫再执念了,你在这里看了一百来年,还不知晓其中情理?世人多是如此,初时执念万端不能放手,往后在那桥上走过几回,就会明白人间的事本就没什么可执着,这辈子爱得死去活来,下辈子说不定是切骨之仇,你信我的,饮下这碗忘川,忘了那业障,重新开始罢。”

他端过那碗,手心清水映着人脸清癯,一段魔纹殷红,就如同他灵魂里不能抚平的疤痕,若真有选择的话,有些事情终不想忘记。

“婆...

我的LOFTER登录首页:
www.lofter.com/login/dajisishenye/9892646
点击预览

© 瘦水居 | Powered by LOFTER